大侠霍元甲

8.6
清末著名武术家霍元甲,不惧列强、为国为民。通过他生命中最精彩的每一个二十四小时,构建他极具传奇色彩的一生。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5 / 共45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一分时时彩走势图!

分集剧情

  • 清朝末年,列强入侵,民生多艰。津门霍元甲,出生武学世家,在家学基础上,独创迷踪拳,一心想跟京城的大刀王五比武,以便决出雌雄。这时正逢戊戌变法失败,王五劝说谭嗣同逃离京城,却被拒绝。谭嗣同终为善扑营抓捕。霍元甲和徒弟高奇、许大有以及小伍,在路上拦住大刀王五,质问其为什么爽先前定下的比武约定。王五无心恋战,卖了破绽认输。霍元甲知道自己并没有取胜,一路跟随王五。善扑营首领鹰四本名吕四鹰,是鹰爪门的败类,他带人袭击了王五住所。霍元甲出手,救下寡不敌众的王五。霍元甲通过在京城牢狱当差的大弟子刘振声,得知谭嗣同等人将在数日后被杀,鹰四则在大牢设下埋伏。王五组织人劫牢,迫近地点时被霍元甲制止。王五并不相信霍元甲的话,所以在大牢附近留了人,最后却真见善扑营的伏兵。王五要求报答霍元甲,后者还是提出两个人比武。苍山塔林,京津两大高手刀枪对决,王五最后却要求义结金兰。刘振声看出了王五与霍元甲结拜的真正意图,正是想通过自己狱卒的身份救出谭嗣同,当刘振声向霍元甲说明时,岂料霍元甲早已得知此事。

  • 其实比武时,王五就跟霍元甲讲明,想通过牺牲自己换取谭嗣同脱险,可当时被霍元甲否定。霍元甲决心陪王五一起营救谭嗣同。两个人通过刘振声进入大牢,可谭嗣同再次拒绝逃走。僵持中,谭嗣同做出妥协,叫王五到住处去取隐藏的圣旨,如此他才肯走。霍元甲独自面对谭嗣同,显得十分尴尬。谭嗣同见霍元甲气表不凡,又为武林高手,便趁机启蒙,指出复兴民族,仅靠公卿自上而下的变法是不够的,还需各行各业的奋起,武林中人亦有责任,即通过习武强健国人体魄,改变颓靡的面貌。霍元甲对谭嗣同更是崇敬。不过,虽意识到一味地想比武分高低有些狭隘,但有些道理还是一时难以接受。谭嗣同向霍元甲密语,希望对方成全他。王五取圣旨回来,却被霍元甲一掌打晕。回过神的鹰四直奔大牢,却见只有谭嗣同一人面壁,吟出“我自横刀向天笑”的铮铮诗篇。菜市口,谭嗣同等六君子就义。飞马赶来的王五终于迟了一步,他不顾危险给谭嗣同收尸,并不原谅有苦难言的霍元甲。两年后已是庚子年,津门霍家波澜不惊,唯一的响动是做父亲的霍恩第催着霍元甲成亲,霍家上下准备霍元甲的婚事。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清朝末年,列强入侵,民生多艰。津门霍元甲,出生武学世家,在家学基础上,独创迷踪拳,一心想跟京城的大刀王五比武,以便决出雌雄。这时正逢戊戌变法失败,王五劝说谭嗣同逃离京城,却被拒绝。谭嗣同终为善扑营抓捕。霍元甲和徒弟高奇、许大有以及小伍,在路上拦住大刀王五,质问其为什么爽先前定下的比武约定。王五无心恋战,卖了破绽认输。霍元甲知道自己并没有取胜,一路跟随王五。善扑营首领鹰四本名吕四鹰,是鹰爪门的败类,他带人袭击了王五住所。霍元甲出手,救下寡不敌众的王五。霍元甲通过在京城牢狱当差的大弟子刘振声,得知谭嗣同等人将在数日后被杀,鹰四则在大牢设下埋伏。王五组织人劫牢,迫近地点时被霍元甲制止。王五并不相信霍元甲的话,所以在大牢附近留了人,最后却真见善扑营的伏兵。王五要求报答霍元甲,后者还是提出两个人比武。苍山塔林,京津两大高手刀枪对决,王五最后却要求义结金兰。刘振声看出了王五与霍元甲结拜的真正意图,正是想通过自己狱卒的身份救出谭嗣同,当刘振声向霍元甲说明时,岂料霍元甲早已得知此事。

  • 其实比武时,王五就跟霍元甲讲明,想通过牺牲自己换取谭嗣同脱险,可当时被霍元甲否定。霍元甲决心陪王五一起营救谭嗣同。两个人通过刘振声进入大牢,可谭嗣同再次拒绝逃走。僵持中,谭嗣同做出妥协,叫王五到住处去取隐藏的圣旨,如此他才肯走。霍元甲独自面对谭嗣同,显得十分尴尬。谭嗣同见霍元甲气表不凡,又为武林高手,便趁机启蒙,指出复兴民族,仅靠公卿自上而下的变法是不够的,还需各行各业的奋起,武林中人亦有责任,即通过习武强健国人体魄,改变颓靡的面貌。霍元甲对谭嗣同更是崇敬。不过,虽意识到一味地想比武分高低有些狭隘,但有些道理还是一时难以接受。谭嗣同向霍元甲密语,希望对方成全他。王五取圣旨回来,却被霍元甲一掌打晕。回过神的鹰四直奔大牢,却见只有谭嗣同一人面壁,吟出“我自横刀向天笑”的铮铮诗篇。菜市口,谭嗣同等六君子就义。飞马赶来的王五终于迟了一步,他不顾危险给谭嗣同收尸,并不原谅有苦难言的霍元甲。两年后已是庚子年,津门霍家波澜不惊,唯一的响动是做父亲的霍恩第催着霍元甲成亲,霍家上下准备霍元甲的婚事。

  • 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八国联军大举进犯,一时间京城陷入混乱。霍元甲大喜之日,刘振声赶来告诉师父:王五带人围攻教堂,最终遭洋人和清兵反扑而被捕。霍元甲心急如焚,不顾新婚而带着徒弟策马北京,结果被父亲和哥哥霍元栋追上。霍元甲被迫跟霍恩第过招。霍恩第没想到霍元甲的迷踪拳已如此精湛,更暗自欣赏儿子的节义,便有意成全,尽在不言中。被父亲鼓励的霍元甲,赶到京城朝阳门,却见王五大哥已死,头颅悬挂在城门。悲痛万分的霍元甲大战鹰四,结果并没有如愿抢回人头,多亏阿发的舅舅农劲荪暗助才脱险。不过,高奇众徒弟并不领情,对阿发有给日军做翻译的亲戚而感到气愤。农劲荪其实有着革命党的身份,他也在策划夺取王五人头的行动。霍元甲知农劲荪并非一般人,于是主动相见。霍元甲与农劲荪联手,最终义夺王五老英雄的人头,引起京津江湖的轰动,名声更盛。给王五下葬时,霍元甲留下了大刀作为纪念。农劲荪劝霍元甲跟自己远走,积蓄力量以求推翻清廷。霍元甲对农劲荪加以呵斥,他认为明君一定会出现。农劲荪无法说服霍元甲,两个人只好天涯作别。

  • 长城脚下,霍元甲遣散了刘振声、高奇、许大有和小伍等人。回天津的路上,霍元甲遇到哥哥霍元栋,后者叫他不要再回家,到东光老家躲一躲。霍元甲担心父母的安危,霍元栋却说家里没事。其实,鹰四已经包围霍家,霍恩第要跟这个武林叛徒算总账。霍元甲的新婚夫人王氏一番言语,竟然喝退了鹰四的重兵。郊外的破庙,霍元甲与不愿离去的几个徒弟重逢。霍元甲还是不愿跟大脚王氏结婚,霍恩第枪打儿头,要其立即在祖宗祠堂完婚,然后带着妻子逃离天津。霍元甲跟王氏在祠堂成亲,就在这时鹰四带着洋人赫尔曼、山本等再次包围霍家。霍恩第要霍元甲保护母亲、妻子、大嫂以及孩子等从密道逃走,自己则准备带着霍元栋大战鹰四。

  • 霍元甲带家人逃出,却听到家的方向传来厮杀声和枪弹声。霍元甲要去救父,终被含泪的母亲拦住。霍母叫儿子明白当爹的一片苦心。鹰四判断出霍家有密道,但终为霍恩第所阻。激战中,霍恩第和儿子霍元栋双双惨死。霍元甲还是跑回家里,发现父亲、大哥都已身亡。鹰四跟赫尔曼、山本在驿馆大摆宴席,他知道霍元甲一定会来复仇。霍元甲安置好家人,拒绝众徒弟跟随,手持霍家枪、身背王五刀,只身前往驿馆寻仇。驿馆内已经被鹰四设下天罗地网,霍元甲先后与四死囚,日本人山本,德国人赫尔曼以及鹰四七人打斗,最终精疲力尽寡不敌众,败于鹰四手下,正当性命垂危之际,农劲荪带领霍门众徒弟以及革命党人,救出霍元甲。十余日后,在破庙中栖身的霍元甲已恢复元气,当晚约见了农劲荪。

  • 霍元甲为报答农劲荪的恩情,与他结拜为兄弟。但农劲荪劝说霍元甲,罪魁祸首其实是对外怯懦、对内残酷的清政府,鹰四只不过是爪牙,而一个当世之杰,要开阔自己的眼界,承担起历史的重担。这些话对霍元甲来说显得高深。很显然,两个人对乱世之事还有不小的差异。辞别农劲荪,霍元甲带着家人踏上逃亡之路。在路上,霍元甲叫王氏回娘家,以免最终被连累。王氏性如烈火,竟投河以明心迹。霍元甲救下王氏,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这位新婚妻子。战乱后的天津被联军都统衙门统治,鹰四的爪牙更是遍布其间。霍元甲带着母亲等一家人和徒弟们逃到东光老家的山沟隐姓埋名,开荒种地。霍元甲还是想遣散徒弟,但几个人誓死不走。老成的刘振声、睚眦必报的高奇、少爷出身的阿发、憨实的武痴许大有和机灵鬼一般的小伍,几个徒弟因性情不同而矛盾不断。高奇和阿发争斗,王氏春风化雨,让他们去除隔阂。霍元甲对妻子的精明强干更是欣赏,夫妻感情一步步加深。此时,阿发也暗暗喜欢上丫鬟小莲,可后者却对许大有情有独钟。大年将过,到外面打探消息的刘振声,带回朝廷已不再追究抢人头之事

  • 三弟子无奈,只好出师而去。刘振声久去不回,山沟里日子难熬,家里纷争又渐。霍冯氏想带着孩子回天津,王氏认为那里在联军都统衙门的治下并不安全。为节省粮食,霍元甲以练功的名义辟谷,王氏也把霍母留给自己的鸡杀了给霍冯氏的孩子们吃。这叫霍冯氏非常感动。就在这时高奇却浑身是伤地跑回,原来他和阿发和许大有离开山沟后,思忖着挣钱买足粮食后再回来,但一进城就撞上镇远镖局的擂台。武功最好的许大有打败三镖师。谁知山险水恶,三镖师其实是江湖上作恶多端的苍山五虎中的三虎,他们装成镖师与另两虎吃里扒外,此番又为报仇而劫了高奇等人押的镖。由于立了生死文书,性情耿直的许大有和阿回去请罪,命在旦夕。霍元甲急忙带上归来的刘振声和高奇去救另两个徒弟,结果反被镖局掌门相中。为挣糊口钱,更为除暴安良,霍元甲隐瞒身份接了镖。苍山五虎果被诱出,没想到霍元甲叫徒弟们准备了针对他们的特殊兵器,最终这伙恶人被一举全歼。收拾了苍山五虎,镖局掌兴奋中请霍元甲任总镖师。霍元甲推脱之际,知县薛学因苍山劫匪被歼一事来到了镖局。

  • 知县薛学从镖局掌门口中得知打败劫匪的正是霍元甲,盛情邀请其前往府衙赴宴庆功。席间许大有说漏嘴,道出家中贫苦的生活,知县决意带粮探望山中霍家老小。霍元甲有意隐瞒自己的身份,却因家人的不知情而暴露。知县薛学道出鹰四其实已找到东光,并表示出对恶官的强烈不屑。霍元甲大为感动,薛学见面前人果是霍元甲,不禁大为兴奋,两人最终以兄弟相称。霍元甲只留下小伍,带着其他徒弟辞别母亲和妻子,原来已应下薛学的一趟官镖。霍元甲带着徒弟们踏上前往山西寿阳的押镖之路,虽小心翼翼,但还是在十三里岗被药翻,师徒被抓到土匪窝子。霍元甲与寨主沙狼沙燕兄妹比武,最终因兵器不合手而向沙狼认输。刘振声认为如果王五的大刀在手,师父就绝不会如此。沙狼大惊,认出自己要杀之人是大名鼎鼎的霍元甲。霍元甲和沙狼都是王五的兄弟,两个人觉得相逢恨晚。

  • 刘振声和高奇对沙燕一往情深,后者的眼里却只有霍元甲的大侠风范。霍元甲带着徒弟押镖刚下山,沙狼的道上朋友就上山告知,霍元甲所押是官镖,里面极有可能装的是鸦片。镖到寿阳,霍元甲与县衙的侯典使交接。霍元甲住所被袭,正是沙狼。沙狼指责霍元甲名为大侠,实为小人。霍元甲一头雾水,称所押是救人的药,不是害人的膏。沙燕说她已查看了箱子,分明就是鸦片。霍元甲跟沙燕潜入库房,发现所押之镖确实是鸦片,这令他震惊不已。霍元甲认为薛学被人蒙骗,自己更是冤枉,于是击鼓鸣冤。魏知县审问,侯典使打开箱子,里面却不是鸦片,而真的是药材。面对指责,众徒弟为师父鸣冤。霍元甲险些被抓。薛学的心腹胡六跟侯典使,在奸商的密室相见,拿到了银票。这一切,没逃过沙燕的双眼。胡六离开奸商家,霍元甲在沙狼带领下潜行而来,一眼认出薛学的这个心腹。霍元甲没想到薛知县竟利用他押送鸦片。霍元甲一怒之下,要杀死奸商等人,但又想到临行前母亲的叮嘱,最后还是忍住杀意。沙狼、沙燕火烧鸦片,更认为霍元甲没对奸商下手,很有可能确实是一伙的。

  • 霍元甲与沙狼一番打斗后,表明了自己正直的立场。徒弟们劝师父早日离开是非之地,霍元甲却表示必须将这件事查清楚。霍元甲再次击鼓鸣冤。魏知县认定霍元甲疯了,将其赶走。这时候,侯典使派人袭击客栈,徒弟们因寡不敌众而被抓。霍元甲解救徒弟,在对方的洋枪下得到沙燕相助而脱险。沙燕指出魏知县可能就是侯典使的幕主。霍元甲夜探知县住处,却发现知县虽面目不良,却是个孝子。霍元甲横刀质问,魏知县大义凛然,并告诉霍元甲,其实他追慕其名,才故意以疯病为由,两次将他释放。这出乎霍元甲的意料。魏知县宣称将霍元甲的四个徒弟押往省城处理,这令侯典使很意外。侯典使跟奸商定计:截杀四徒弟;同时派人追杀拿走银票的胡六。杀手截杀胡六,霍元甲赶到。胡六借力将杀手杀死。霍元甲抓住胡六,叫他说出实情,后者竟滚落悬崖。道观里,沙燕自信地表明心迹,霍元甲却不为所动。沙狼要出手搭救四弟子,霍元甲希望他不要插手,以免事情变得难以收拾。沙家兄妹气愤而去。四弟子在路上遭侯典使布置的杀手袭击,霍元甲救徒与之大战。沙狼沙燕还是决定返回,出手相助。

  • 侯典使逃回,诬陷霍元甲勾结十三里岗土匪作案并逃之夭夭。没想到,霍元甲竟带着被抓的杀手重返寿阳,第三次击鼓。侯典使做最后反击,被霍元甲制服。霍元甲告诉魏知县,四个徒弟在原地候官。魏知县不信,出城后果见如此,对霍元甲更为钦佩。三头对质,案情大白,奸商也被抓。寿阳百姓将“销烟大侠”的牌匾送给霍元甲,后者得之有千钧重,背着它一路东返并告诫徒弟:天下之毒莫过于鸦片,此害不除国人难自强。经十三里岗,沙狼给霍元甲接风。沙燕见霍元甲终无心自己,不免大为失望。刘振声与高奇,却向沙燕表明情感,可沙燕心里只有霍元甲。沙燕还是气不过,一路沿山路跟着霍元甲,却撞见老虎。霍元甲伏虎,沙燕情不自禁抱住心爱之人。霍元甲并非朝秦暮楚之人,这令沙燕更是喜欢,同时好奇起王氏。胡六竟没死,跑回东光禀告知县薛学。薛学知道事情不妙,假意将胡六下狱,又伺机将其放走。胡六顺手放出先前被抓的苍山五虎中的两个。霍元甲让高奇先行回家报平安,自己让其他徒弟调查薛学,做好将之捉拿的准备。高奇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等候的沙燕,得知她要去一同前往家中。

  • 山沟里,霍家遭到胡六和苍山二虎的袭击,小伍为保护全家使出浑身解数,孤身以霍家枪对之,到最后终一力难撑,王氏更是命悬一线。危在旦夕时,先行返回的高奇和沙燕赶到,痛下杀招的高奇将胡六和苍山二虎全部杀死。东光城,薛学把自己包裹得无懈可击,并告诉霍元甲联军都统衙门已撤,天津又回到朝廷治下,甚至拿出写给知府的信,里面是对霍元甲的美言。霍元甲半信半疑。刘振声、阿发、许大有将他们侦得的情况报上,处处显示薛学是个清官。霍元甲认为自己误会了薛学,一切都是胡六搞的鬼。沙燕终于见到王氏,抽出匕首本想威胁,没想到后者从容不迫,反而将计就计叫她为自己接生。霍元甲带着徒弟返回山沟,发现已经杀戮,是高奇和沙燕及时救了全家和小伍。霍元甲虽感念其恩,但也对高奇出手之狠心有余悸。东觉的出生淡化了山沟里的悲怆,但只有沙燕失落不已。霍冯氏看出沙燕的心思,霍母也忧心忡忡。王氏叫霍元甲收沙燕为徒。

  • 薛学前来祝贺霍家得子,认为此时更需要钱,有叫霍元甲挣一笔的打算,即再保一次官镖。霍元甲大为疑虑,薛学告诉他:此番目的地是天津,一家人正可借此还家,且所保之物是一张从宫里流落出的字画。天津霍家重新有了生气,刘振声、高奇都向沙燕发起追求,后者心不在焉。刘振生和高奇的关系,也因此发生变化。霍元甲静思过往,认为旧武林的习气笼罩着自己和霍门,尤其是比武争胜和杀戒难止。霍元甲找到高奇,希望他带着戒杀之心出师自立。高奇不服,为自己辩解。师徒关系陷入僵局。霍元甲带着小伍去法租界送字画,路上给徒弟买洋装。小伍心地善良,想拿买衣服的钱赎下被卖的女孩。霍元甲带着小伍走进庭院,打开装字画的盒子却发现里面是首反诗。鹰四从幕后转出,指出此地是革命党据点,乱党已提前被他抓获,就等着同伙前来接头。知道中计的霍元甲怒火中烧,与鹰四大战。小伍为保护师父而中枪。霍元甲抱着小伍的尸体逃出,却又落入租界巡警的枪口下。刘大人来到霍府告知众人小伍惨死,霍元甲被抓一事,众人大惊失措。

  • 小伍的尸体被送到霍家,全家人见小伍惨死、霍元甲再次被算计,都愤愤不已。原本有眼疾的霍母,更是差点失明。高奇趁机策动劫牢,声势上压过沉稳的刘振声。法租界领事贝特朗,跟狱中的霍元甲比试拳击,结果被打倒在地。贝特朗希望将来带着霍元甲到欧洲打拳,成为自己的摇钱树,所以并没有为难他。高奇带着大家去劫牢,被赶来的农劲荪拦住。农劲荪兵分两路,叫沙燕前往东光调查薛学;自己则前去保释霍元甲。王氏抱着哭闹的东觉,应接不暇的糟心事,令这个强量的女人第一次深感无力。农劲荪去找贝特朗,请求其释放霍元甲。贝特朗却趁机讹诈。鹰四也来到,要从法国人手里提走霍元甲。贝特朗叫鹰四跟霍元甲打拳。在狱中,霍元甲大战鹰四,即将致其余死地时被贝特朗用枪逼住。鹰四既没提走霍元甲,又险些丧了性命,怀恨在心的他带人夜袭霍家。没想到,农劲荪事先得到消息,通报官府后瓮中捉鳖,鹰四爪牙损失惨重。

  • 虽收拾了鹰四,霍元甲却仍命在旦夕。沙燕主动请缨到东光拿薛知县的口供,并遇到哥哥沙狼。虽然顺利拿到口供,却又险些被对方蒙蔽。沙燕一怒之下杀了薛学,可拿到的口供也失去作用。沙氏兄妹无功而返,霍元甲危机更深。为安全起见,农劲荪叫兄妹俩离开霍家。贝特朗一心想带着霍元甲到欧洲打拳进而谋取私利,这令深感荒诞的霍元甲哭笑不得。霍元甲告诉贝特朗,作为中国人他即便含冤而死也要埋骨中华,绝不会因贪生而屈从于他的威逼利诱。命党秘密据点,农劲荪召集会议,阿发竟也在列。原来,农劲荪已把外甥发展成革命党。阿发救师心切,最后赢得革命党同情,最后用南洋的家产抵押,欲借款来救师父。想劫狱的高奇被王氏制止,她告诉霍门弟子:自己已决定到京城告状。离开霍家的沙狼沙燕,潜入狱中欲救霍元甲出去,但被拒绝。霍元甲得知沙燕杀了薛学,非常得生气,告诉她这种事事杀人的武林旧习必须去除,并表示要把沙燕逐出师门,沙燕觉得异常委屈。

  • 被鹰四买通的常德利对霍元甲倍加折磨,欲置其于死地。阿发筹钱救师的计划一度受挫,为保护师父他袭击洋警察,也被关进了监狱,由此得到照顾师父的机会。赶到京城的王氏,在告状中四处碰壁,但她并不放弃,最终告下了状子。跟王氏一起到京城的许大有和小莲,感情也进一步加深。鹰四气急败坏,勾结常德利采取更阴损的招数,谎称农劲荪请了洋医生,骗过保护师父的阿发,给霍元甲注射吗啡。投奔鹰四的蛇形门兄弟为拿投名状,来谋害霍家老小。巡夜的高奇和许大有保卫霍家,但中了对方的暗器,幸被不愿离开师门的沙燕救下。睚眦必报的高奇手刃蛇形门的弟子。刘振声指责高奇违背师规,动辄杀人。但高奇为自己辩解,沙燕、刘振声和许大有最后还是答应给他保守秘密。而此时狱中的霍元甲已经染上了毒瘾。

  • 王氏告下状子,农劲荪又趁机以重金打点贝特朗,遍体鳞伤的霍元甲终被放出。霍元甲祭奠小伍,发誓要伸张正义,并表示还钱于阿发。回到家的霍元甲,撞上农劲荪真正所请的洋医生费德勒。阿发认出此人并非在监狱里给师父打针的医生。霍元甲也非常不解。就在费德勒被轰走的时候,霍元甲的毒瘾却犯了。面痛苦实则毒瘾发作的霍元甲脾气骤变,徒弟们都吓得不行。霍元甲叫王氏代自己喝令沙燕离开,其实是为她的安全着想。但王氏认为驱逐前应传授沙燕本领。霍元甲叫刘振声、高奇代师传艺,教授沙燕迷踪拳与霍家枪。这叫都喜欢着沙燕的两兄弟暗自欣喜。霍元甲对阿发卖掉南洋祖产而救出自己很是感念,答应给一直喜欢小莲的阿发做主,成全他们的婚姻。霍元甲找到小莲给阿发说亲,小莲和偷听的许大有以为在说他们,都非常激动。霍元甲跟王氏商量小莲的婚事,在该嫁给阿发还是许大有的问题上产生冲突。阿发为缓解师父的疼痛,去找常德利,却被告知打针的洋医生已回国。许大有因小莲的事跟阿发交手,认为阿发出钱帮师父渡劫是为得到小莲。

  • 当着霍元甲的面,三头对质,小莲却告诉阿发自己喜欢的是大有。霍元甲想卖宅还钱,奈何没人愿买凶宅。霍元甲欲子承父业,开办了霍威镖局。没料到,由于百姓认为霍元甲有仇不报,难称武林人物,对镖局并不认可,以至于生意惨淡。毒火攻心,再加上伤病,霍元甲越发憔悴不堪。几个徒弟决心帮助师父,他们到街上舞狮并打出“销烟大侠”的牌匾,吸引了津门百姓,把自家孩子送来习武保镖。可就在这时,霍元甲烟瘾犯得越厉害。

  • 嫂子霍冯氏怀疑到这一点,并经费德勒最终证实。这叫全家上下大惊失色。农劲荪找到常德利,对方却耍起无赖。阿发非常得自责,他将常德利抓到霍家,几个徒弟一番审讯,常德利交代了鹰四指使他给霍元甲打毒针的事。众人愤怒不堪,但一时间对常德利也无可奈何。农劲荪叫人送走常德利,高奇却借机将对方杀死。沙燕指责高奇出手太狠,高奇表示绝不放过谋害师父的人,并指出这也是为保护霍家和她沙燕。来霍家习武保镖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毒瘾在身的霍元甲却无法教习。农劲荪主持局面,叫刘振声等几个弟子代师父传授。霍元甲问徒弟们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大家只能隐瞒。霍母心疼儿子,偷偷去买大烟,却被守株待兔的鹰四手下拿到把柄。霍元甲摔了母亲给的烟枪,抱怨王氏、农劲荪和徒弟们对他隐瞒,出手将自己打昏。费德勒告诉霍元甲戒毒的办法。

  • 霍元甲决定以自己的意志力去博,叫徒弟们将自己捆绑在椅子上,以一月为限锁入厢房。徒弟们都不敢动,王氏决绝地将丈夫捆起来。八极门三雄,在鹰四鼓动下找到霍家,指责霍元甲偷吸大烟,并要砸“销烟大侠”的牌子,还带来了证人。霍母知道自己给儿子惹了麻烦。农劲荪和霍门弟子应对局势,但显得力量苍白。在霍家练武的青年和门外的百姓议论纷纷。但就在这时,精神饱满的霍元甲破门而出,并用更加精湛的武功赢得武林前辈的新任。霍元甲凭借强大的意志力戒毒成功的消息令津门武林惊叹不已。霍元甲从孩子嘴里得知高奇杀人的事,就在这时贝特朗抬着常德利的尸体来抓霍元甲。霍元甲在刘大人的协助下斗走贝特朗,并得知天津正在组建巡警总局,下决心叫高奇出师去做巡警,以收敛其心性。万般想不通的高奇,认为刘振声出卖了自己,并要带沙燕一起走,自然被拒绝。

  • 局风生水起,霍元甲却并不承认在霍家习武的后生们是他的弟子,并指出农劲荪收招这些青年另有所图。农劲荪意外于霍元甲在偷偷观察自己。两个人就时局问题发生争论,最后不欢而散。鹰四深夜来袭,逼迫霍元甲出手。霍元甲不为所动,这令其难以找到进一步打击霍家的口实。还是不死心的刘振声,最终被沙燕明确拒绝。这一切被高奇从暗中看到,误以为两个人已经相好。霍母叫儿子将沙燕收入房中。霍元甲找到沙燕,却告诉她可以出师。无独有偶,阿发也突然向霍元甲辞行。霍家上下心怀伤感地送别阿发。霍元甲虽看出徒弟心里有事,但一时间却难以掌握。

  • 沙燕竟出现在革命党据点,农劲荪在布置一个绝密计划。农劲荪布置火车站刺杀行动。沙燕和阿发的先后离开令霍元甲心神黯然。但就在这时,阿发在报纸上发表声明,以霍元甲故步自封为由与师父恩断义绝。霍元甲陷入五里雾,但王氏指出阿发可能有难言之隐。阿发和沙燕配合,声东击西在火车站成功刺杀清廷钦差。但同时,阿发也身负重伤而被抓捕。沙燕在命悬一线时,被已当警察的高奇放走。鹰四带着抓捕的阿发和高奇来霍家,指出潜逃的沙燕是其弟子。阿发早已清楚鹰四的计谋,将一切罪名都揽到自己身上,保全了霍元甲的安全,最终惨死于鹰四之手。

  • 鹰四仍准备栽赃陷害霍元甲,关键时刻,王氏指出阿发已与霍门没有了关系,暗示丈夫不可轻举妄动。霍元甲知道事情危急,以下葬阿发的名义带着全家再次逃出津门。高奇交代杀薛学的就是沙燕,而且受了霍元甲指使。鹰四带人重奔霍家,却扑了个空。鹰四带人追到东光山沟,火烧了霍家避难的草房。风雪之夜,霍元甲持枪入鹰四的老巢鹰墅,激战鹰爪门四大高手,最终决杀了作恶多端的鹰四。刘振声、许大有、沙燕和沙狼也各自大战对手,击杀了恶洋人,解救了将被残害的妇女。高奇见事不妙,出暗器相伤。霍元甲却难要高奇之命,更不准叫徒弟们下手。高奇以为就此逃脱,却没想到中了沙狼的飞镖。霍元甲悲伤不已。沙狼说出自己必杀高奇的理由,霍元甲也难反驳。沙狼火烧鹰墅,随着天地间的这把大火,霍元甲自觉其前半生被彻底地烧尽。霍元甲与农劲荪相逢于湖南谭嗣同家乡的墓前。霍元甲无法原谅因农劲荪而导致的阿发之死,农劲荪却告诉霍元甲:外甥是为国家而死。

  • 农劲荪指出霍元甲应有更奋进的人生。霍元甲告诉他,自己只想家人平安。农劲荪反问结果又如何。霍元甲无言以对。农劲荪告诉霍元甲,想协助他在上海开武馆,强健国人体魄,打破洋人谬论,从而振奋民族精神。精武门开馆于上海滩闸北,却迎来了怒气冲冲的雷霆云、叶双形和巴图三高手,堵住大门修起擂台。这叫霍元甲很费解,看到报纸上的创馆声明后,责怪农劲荪对其文字进行改动,以至于引起上海乃至江南武林的愤慨。农劲荪为自己辩解,并找到海上新报总编曹达人,原来此人为挽救即将倒闭的报馆而篡改了声明。农劲荪劝霍元甲躲避,霍元甲却决定留下。曹达人拱火,雷霆云等三人对霍元甲成见更深。霍元甲被迫登上对方修建在精武门门前的擂台。

  • 霍元甲精湛的武功令三人心悦诚服。雷霆元看到霍元甲所持乃王五的大刀,霍元甲也道出自己开馆声明的原词。双方这才化干戈为玉帛。霍元甲趁机申明欲摒弃门派之争,进而改革旧武林的思想,引起武林同道和上海百姓的赞许。这一切都被大亨荣先生看在眼里,欲将霍元甲招到帐下。前来精武门报名学武的青年络绎不绝。曹总编出于愧疚,为精武门免费刊登广告。霍元甲同意儿子到七岁时习武,这出乎王氏的意料。就在这时,霍母却不叫霍元甲以后再打擂。霍元甲答应了母亲的要求。在报纸上看到新闻的陈真来精武门挑战,并在师父孙无疾的暗器相助下击败刘振声。

  • 不肯出招比武的霍元甲,发现陈真是天生练武的材料,欣赏之情溢于言表。孙无疾带着徒弟陈真来到海上新报,陈真向霍元甲下生死战书并要在报上刊登。曹总编认为这是增加报纸销量的绝好机会,于是极力促成此事。记者何玛丽不肯为陈真润色战书,结果被曹总编开除。曹总编在精武门又造擂台,刘振声和许大有其意难平,但都被霍元甲按住,甚至表示精武门暂时关门。曹主编挑唆比武的事被揭穿,雷霆云等三人更是看不惯陈真的做派,巴图出手跟陈真打起来。

  • 陈真不敌三人,陈真的师父孙无疾终于出手,作为世外高手,孙无疾武功奇高,几个人显然不是他的对手。霍元甲认为一切因他而起,欲出面调解,却通过拳脚认出鹰爪门第一高手孙无疾,被称为当今武林第一高手,老顽童孙无疾很羞愧,拉着陈真跑掉。刘振声在农劲荪安排下进行跟踪。霍元甲流露出想跟孙无疾这样的绝世高手过招的愿望,可又难违母命。王氏看出丈夫的心思,告诉他该摒弃的除了门派之争还应有好勇斗狠,这提醒霍元甲并坚定了其彻底破除旧武林习气的决心。曹总编再次撰写火上浇油的报道,并署名被开除的记者何玛丽,再次引起轩然大波。

  • 霍元甲看到署名何玛丽的文章一笑了之,还希望将来能将武林前辈孙无疾请到精武门,并告诉农劲荪在妻子启发下已勾画精武门新图景。跟踪孙无疾和陈真的刘振声回来,认为此番鹰爪门孙无疾的出现不得不防,其人必是为给鹰四复仇而来。霍元甲认为现在如此断定还为时过早,表示他要亲自去师徒藏身的松江酒窖拜访。何玛丽找到报馆,斥责曹达人为赚钱不择手段,跳江自杀时为从报馆跟踪而来的刘振声所救。霍元甲带着刘振声拜访孙无疾,刘振声却在酒窖中“天网”,被吊到屋顶。孙无疾虽表示知道鹰四作恶,但对霍元甲挑战鹰爪门还是难以忍受。霍元甲以理服人,没想到屡屡引来不按常理出牌的孙无疾的愤怒。两个人过招,可谓棋逢对手,但霍元甲还是看出孙无疾身有旧疾,两个人约定转日再战。振声认为孙无疾古怪刁钻,又为鹰门九子之大师兄,建议趁机将他除掉以防后患。霍元甲拒绝了徒弟的建议,叫刘振声逐渐去除旧武林的习气,还给孙无疾买了药草。

  • 霍元甲跟孙无疾在峰顶切磋,霍元甲点到为止。孙无疾终断定:霍元甲非寻常武林之人可比,至于作恶甚多的鹰四实为咎由自取。霍元甲和孙无疾把酒言欢,并将草药送给孙无疾治疗旧疾。两位宗师虽然言欢,陈真和刘振声却彼此不服。孙无疾答应霍元甲到精武门做客。霍元甲带着刘振声返回上海,让出上房等待前辈的到来。 孙无疾准备带陈真前往上海,鹰门九子的鹰九却突然到来,并毒杀了跟霍元甲一笑泯恩仇的孙无疾进而嫁祸,还唆使陈真去衙门告状。霍元甲准备在精武门大干一场。就在这时,官兵闯进来以投毒害人罪抓捕霍元甲。

  • 曹总编抓住机会,又以何玛丽的署名进行报道,一时间上海滩风闻霍元甲害人性命。刘振声想方设法潜入牢狱,计划救师父出去,但霍元甲告诉他不得劫牢,否则坐实杀人罪名。霍元甲叫刘振声找荣先生帮忙。霍母情急之下,旧疾复发,眼睛几乎失明。农劲荪带着费德勒回到上海,对霍母进行治疗。王氏按霍元甲的吩咐,去找荣先生帮忙。荣先生极为欣赏王氏的风姿谈吐,叫左叔处理此事。陈真带着“再世包公”的牌匾要求官府立刻问斩霍元甲。面对此案,松江官员一时也感到为难。松江官员最终决定悄悄问斩霍元甲,左叔带着荣先生的帖子及时赶到将之救下。刘振声和费德勒潜入酒窖,撞见同样来取证的何玛丽。

  • 农劲荪和左叔会合,认为事情的关键还是要找到不依不饶的陈真,却被陈真用牌匾左右开弓砸到河里。费德勒等人赶到,告诉农劲荪他们拿到真凶下毒的证据。陈真和刘振声在官府外各执一词。费德勒击鼓迫使松江官员升堂。官员对外国人费德勒非常忌惮。费德勒却有理有据,指出孙无疾死状奇特,并在大堂上展示了残存的毒物。陈真极力辩解,官员提霍元甲对质。霍元甲上堂,却称孙无疾之死跟自己有关。这叫农劲荪等人感到费解。霍元甲表示,如果不是自己仓促送药,孙老前辈就不会死。但何玛丽告诉霍元甲,她跟费德勒查验尸体,已判明孙无疾死于剧毒马钱子。这叫霍元甲很是意外。

  • 对于何玛丽的表现,刘振声越发欣赏。陈真有意遮盖鹰九的存在,结果自己的嫌疑越发浓重,以至于当堂被抓。霍元甲下葬孙无疾,他虽被释放,却不相信陈真是凶手。左叔向荣先生禀报,霍元甲回到上海就会登门拜谢。先生叫左叔教训搬弄是非的曹总编,并把报纸交给何玛丽打理。霍元甲担心陈真的安危,叫农劲荪重返松江。农劲荪虽不愿意,却更加佩服霍元甲心胸。霍元甲回到上海,由于心念病母而没有立即登门拜谢荣先生。霍元甲发现母亲彻底失明,非常得自责。在王氏的哀求下,霍母最终同意住进洋人的医院。

  • 何玛丽写出报道,为霍元甲恢复名誉。这叫荣先生十分不快,他认为霍元甲对自己不敬,而只认定洋人费德勒好使。农劲荪返回,向霍元甲禀报陈真的情况,认为此人不可救药。霍元甲安顿完母亲,带着农劲荪去拜谢荣先生。霍元甲吃了闭门羹,左叔叫他回去谢自己的女人。霍元甲愤然不已。左叔得知霍元甲没马上拜见荣先生,是因为家有病母,惭愧不已。荣先生带着礼物去医院探望霍母,王氏跟他相见的情形进一步引起霍元甲误会。霍元甲跟王氏遭遇婚后最大的危机。农劲荪用计,将霍元甲带入荣府。

  • 荣先生告诉霍元甲娶了个好妻子,两个人消除了误会。荣先生表示,自己今后尽可以支持精武门,但希望将来他称霸一方时用得上武馆。霍元甲拒绝了荣先生,表示精武门不是一个门派,自己创建它是为了革新派别横行的旧武林。烟消云散,霍元甲背着王氏回家。陈真被释放,在师父坟前发誓要报仇雪恨。鹰九从墓后转出,陈真质问鹰九身上的种种嫌疑。鹰九再次演戏,叫陈真重新相信自己。精武门名声越来越大,众多青年人进入武馆习武。陈真来到精武门,要拜霍元甲为师。农劲荪和刘振声都看出他另有心思,但霍元甲还是冒险收下了陈真。

  • 松江之狱,叫霍元甲深刻体验了清廷官员在洋人面前的奴颜婢膝,忧国之情更深。王氏认为丈夫越来越跟以前不一样,更加地佩服。霍元甲想打开精武门的新局面,邀请农劲荪给精武弟子上文化和时事课,这使得精武门在上海滩更加独树一帜。陈真在精武门心思诡秘,刘振声为保护师父时刻监视。霍元甲希望通过自己的所为彻底感化这个武学的好苗子。陈真从跟刘振声、许大有对着干,到对二人俯首帖耳,这样一来刘许二人倒不知如何是好。农劲荪认为越是这样陈真就越是危险,叫刘许二人多加提防。没想到,陈真感动了憨实的许大有;但刘振声对其仍有戒备。霍元甲暗示陈真四更天跟他习武,聪明的陈真果然按时而至。师徒切磋,陈真使出得却是杀招。霍元甲虽感到危险,但以“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自指,希望陈真能够领悟他的良苦用心。

  • 农劲荪劝霍元甲早日将陈真赶走,但被拒绝。陈真无心上文化和时事课,偷偷溜出去,将东觉诱骗到街上,要把他扔进江。不成想,在霍元甲和王氏言传身教下,东觉做事明理,反而感动陈真。一家人疯狂寻找孩子时,陈真却地带着东觉回来。刘振声并不相信这出于陈真的本意,但霍元甲还是坚信自己能感化这个报仇心切的后生。王氏担心孩子和家人,指出霍元甲不可再纵容陈真。霍元甲表示,在给孙无疾五七之祭时彻底解决陈真的问题。

  • 霍元甲带着陈真租船到松江上坟,陈真火烧乌篷船。霍元甲落水,陈真入水难寻,以为他被淹死。陈真给师父上坟,却见霍元甲出现在坟前。霍元甲质问陈真上坟时提到的鹰九,指出此人就是谋害孙无疾的真凶。陈真还想刺杀霍元甲,但霍元甲已经离去。霍元甲在松江碰到鹰爪门三杰,以为是找自己报仇,没成想孙无疾生前早就飞鹰传书,讲到与霍元甲化干戈为玉帛。鹰九欲通过小莲毒死霍氏全家,被陈真发现后解除一场灾祸。陈真追拿鹰九,可反过来又被鹰九说服。鹰九交给陈真重返精武门的办法。陈真重返精武门并提出霍元甲倡导的新风,后者果然当着百姓的面再次将其收下。霍元甲开小灶,教习陈真霍家枪,引起刘振声不满。陈真枪术初成,霍元甲叫他出师。

  • 这令陈真没想到。陈真孤注一掷,称自己要最后尽一次孝。陈真给霍元甲打洗脸水,趁机撒出白色粉末。霍元甲被迷住双眼,险些被陈真一枪刺死。危机关头,沙燕用暗器解围。原来,她和沙狼得到了农劲荪的书信。刘振声、许大有闻声而至,四个人围住陈真。就在沙狼想要陈真命时,被霍元甲制止,道出陈真其实最可怜。沙狼告诉霍元甲,他们兄妹已经先去了松江,调查中勾勒出真凶的画像。鹰爪门三杰确定画像中人就是鹰九。一行人去抓捕鹰九,但鹰九男扮女装逃脱。陈真这才明白,自己确实冤枉了霍元甲。鹰爪门三杰辞别霍元甲,也带走陈真。陈真在半路上浮水而归,长跪精武门前。霍元甲出门,一把伞遮挡在陈真的头顶。沙燕的到来让王氏又心生很多想法。

  • 精武门人才济济。陈真和沙燕一起学武,情愫渐生。这叫刘振声愤愤不平。上海出现地下擂台,洋老板以拳赌博,精武弟子差点被打死。何玛丽进行暗访。血气方刚的陈真挑战地下擂台,打败拳手马里龙。可马里龙偷袭,陈真命悬一线。霍元甲带及时赶到,救下了陈真。洋老板与精武门大战一触即发,看台上突然出现贝特朗的身影,他给双方进行了调解。刚到上海的贝特朗,还是计划将霍元甲带往欧洲,但再次被拒绝。霍元甲告诉他精武门的新主张。

  • 何玛丽欲发报道赞扬陈真,被刘振声制止,他认为陈真私自代表精武门出战,没有规矩,需要被严惩。霍元甲并没有处罚陈真,却问为何跟马里龙较量时落了下风,并指出西洋拳术自有其长处,中华武术不能故步自封,需要兼收并蓄研究对手。这令农劲荪和徒弟们很是意外。刘振声闷闷不乐,霍元甲开导徒弟,并答应去向沙燕提亲,王氏认为沙燕心有所属。沙燕跟陈真练武,情意绵绵之处令刘振声愤怒。沙燕告诉刘振声,并非霍元甲有意撮合她跟陈真,只是两个人心有灵犀。刘振声去喝闷酒,遇到了何玛丽。大醉间,被何玛丽扶回自己家。刘振声醒后不明所以,来到报馆欲找何玛丽询问清楚,陈真也奉霍元甲之命前来保护何玛丽。

  • 何玛丽果然被地下擂台的洋老板绑架,陈真和刘振声救出何玛丽,并告诉陈真救的是自己的女人。何玛丽却说前一天晚上并没发生什么,刘振声吃惊之余木已成舟。刘振声、何玛丽举行婚礼,霍元甲叫许大有和小莲一起完婚。就在精武门喜气洋洋时,虹口日本的阿部道馆的武士前来挑战。陈真虽出腿凌厉,但还是有漏洞,幸得师父出枪才击败日本武士。陈真愤恨武功不精,星夜练习只为斗狠。霍元甲趁机开导。道馆副手藤田派人刺杀精武弟子。霍元甲只身递交书信,让道馆交出凶手并送往官府。馆长阿部认为霍元甲一人下书,是为目中无人。陈真咽不下气,前往虹口踢馆。沙燕决意相随。

  • 陈真和沙燕打败日本武士,却被清廷官府的人抓走。藤田派日本武士羞辱精武门并下战书。原来,这又是鹰九搞得鬼。霍元甲遵母命而拒绝迎战。精武门的表现令百姓议论纷纷,武馆再遇危机。为解救陈真和沙燕,霍元甲硬着头皮去拜请荣先生。荣先生使用激将法,要霍元甲接下跟日本人的比武。霍元甲不为所动。荣先生表示,贝特朗开了盘口,这场比武必须打。霍元甲对荣先生的这种赌博非常不满,甩袖而去。霍母知道情况,召集霍门人等,告诉霍元甲:虽然她曾说过不叫其打擂比武,但此番却事关家国而别有不同。霍母叫霍元甲不但打,而且要打出中华武术的威风。霍元甲的回应书刊登在报纸上,并强调绝不会为赌局而打拳。

  • 荣先生大怒,带着左叔等人来到精武门。荣先生逼问霍元甲为何在报上攻击。霍元甲再次申明精武精神,表示绝不会为赌局而战,此番出手是以中华与中华武术之名而战,精武门就是要打造爱国、修身、正义、乐助的武林新风,这是精武精神之所在。霍元甲之拒绝完全出乎荣先生的预料,也令农劲荪十分得欣慰。陈真和沙燕被放出,刘振声抱住平安归来的陈真。两个人终于捐弃前嫌。霍元甲跟陈真、沙燕询问日本武士的身手,并根据五场比赛排兵布阵,尽显主帅风范。但霍元甲又深知此番比武之利害,向即将临盆的王氏交代了后事,王氏悲从中来。比武第一局,刘振声上场。全沪瞩目的中日武馆大战由此开打。先生被霍元甲的志向所感动,表示无论擂台输赢都捐献白银五千两以资助精武门。霍元甲大为感动。刘振声取胜,许大有却败落。这叫霍元甲没想到。好在第三局沙狼取胜,第四局陈真对藤原,却被看台上的鹰九分神,最终意外失败,决胜局,霍元甲大战阿部,王氏带着儿子前来观战。

  • 鹰爪门三杰竟也出现在看台上,他们在搜寻鹰九的身影。荣先生误饮鹰九的毒茶而死。霍元甲分神,险些被阿部击败,最终还是凭借顽强的毅力反败为胜,令阿部心服口服。这叫带着东觉悄悄观擂的王氏长出一口气。霍元甲和他的精武之风名震上海滩。霍元甲战胜日本顶尖高手,却也吸引来了西洋最强大的拳王亚历克斯。此人正是在鹰九的鼓动下,由贝特朗召唤而来。霍元甲知道对方来者不善,通过费德勒找到西洋拳手研究拳术。

  • 正在这时,一名在欧洲待过的中国武师来到,这令霍元甲对西洋拳术和规则有了真正深入的了解。可就在大战一触即发之时,京城黄公公找到精武门欲迫使霍元甲退出大战,以免给朝廷惹麻烦。霍元甲不惧威胁,表示这是家国之战,毫无退却的道理。擂台上,霍元甲意气风发,精武之姿光耀全场,最终战胜不可一世的世界拳王。就连黄公公也情不自禁地鼓起掌。王氏在兴奋中分娩。早已读过《革命军》的霍元甲,给儿子取名东革。王氏以更上一层楼寓意,改之为东阁。精武门前,霍元甲与众弟子和农劲荪等人合影,在百姓的欢呼声中一代宗师的风采跃然时代之上。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