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书生

8.8
家境贫寒的雪文曦,阴差阳错地进入了唯有男子才可进修的云上学堂。她与风承骏、雨乐暄、雷泽信等一众堂生,克服困难共同成长,谱写一群心怀抱负的年轻人肆意青春的浪漫故事。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6 / 共3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一分时时彩走势图!

分集剧情

  • 学堂考试前夕,各地学子齐聚南街,热闹非凡。 云州刺史风继昌之子风承骏发现有人临摹其父的书画,细节逼真足以以假乱真,风承骏对模仿者很是钦佩。就在这时,一个忙于赶路的书生和他撞了个满怀,风承骏意外得知就是这位书生临摹了他父亲的书画,不由对这位生的过于俊俏的书生产生了好奇。 书生名叫雪文曦,从小饱读诗书,因为弟弟常年久病家里欠下巨额债务,她不得已女扮男装以弟弟雪文彬的身份抛头露面赚钱还债。 文曦编写的爱情的话本情感细腻、广受欢迎,雨乐暄一直想和她合作,文曦不想高调屡次拒绝。 还债之日越来越近,文曦不得已接下了协助考生作弊的单子。寻找助考的人是学堂的掌议会首领韩胜智,他受其父都督府别驾韩正良所托为其亲信的儿子考试助力。 文曦不知学堂禁令潜入学堂和韩胜智见面,被护卫发现,逃跑的途中又撞到风承骏,风承骏误以为文曦在学堂做了坏事,向护卫揭发她的藏身之处,文曦灵机一动包着头巾扮成厨娘逃过一劫。 风承骏偶然看到文曦的话本,话本中倡导了自由恋爱之风气,不由对文曦再次另眼相看。 文曦混入考场帮人助考,阴差阳错地把风

  • 在考场上,风承骏发现文曦对民间之事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对其更加认可。 风承骏打听到学堂院长有直接进入复试的名额,便向其举荐文曦,获得批准。风承骏游说文曦参加考试,却被文曦拒绝。 债务越累越高,文曦被迫铤而走险帮人替考,却被当场戳穿,承骏出面解围,拿出了院长的帖子,表明文曦便是被举荐之人,文曦不得已用雪文彬的身份在考卷上署名。文曦以为做好答题,就能全身而退,可是她没想到,复试结束后,要直接进行三试。 三试是由云上学堂的创始人,陛下年少时的老师王浩真向考生提问的形式进行,风承骏得到了头名。王浩真看了文曦的答卷,非常满意,文曦被王浩真点名进入了唯有男子才可修学的云上学堂。风承骏以为文曦会感激自己,却反而被文曦一顿狂怼,但是风承骏却并不在意,他坚信自己没有看错人。 如果不去上学,学堂查出文曦考试的真相将是重罪。骑虎难下的文曦只能先去学堂报到,然后再想办法离开。 分配房间时,文曦得知普二房原来住的人脾气火爆,无人敢和他同住,而且这人长期不回学堂,于是她搬进去打算住一天算一天。不料风承骏搬来和她同住,文曦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学堂考试前夕,各地学子齐聚南街,热闹非凡。 云州刺史风继昌之子风承骏发现有人临摹其父的书画,细节逼真足以以假乱真,风承骏对模仿者很是钦佩。就在这时,一个忙于赶路的书生和他撞了个满怀,风承骏意外得知就是这位书生临摹了他父亲的书画,不由对这位生的过于俊俏的书生产生了好奇。 书生名叫雪文曦,从小饱读诗书,因为弟弟常年久病家里欠下巨额债务,她不得已女扮男装以弟弟雪文彬的身份抛头露面赚钱还债。 文曦编写的爱情的话本情感细腻、广受欢迎,雨乐暄一直想和她合作,文曦不想高调屡次拒绝。 还债之日越来越近,文曦不得已接下了协助考生作弊的单子。寻找助考的人是学堂的掌议会首领韩胜智,他受其父都督府别驾韩正良所托为其亲信的儿子考试助力。 文曦不知学堂禁令潜入学堂和韩胜智见面,被护卫发现,逃跑的途中又撞到风承骏,风承骏误以为文曦在学堂做了坏事,向护卫揭发她的藏身之处,文曦灵机一动包着头巾扮成厨娘逃过一劫。 风承骏偶然看到文曦的话本,话本中倡导了自由恋爱之风气,不由对文曦再次另眼相看。 文曦混入考场帮人助考,阴差阳错地把风

  • 在考场上,风承骏发现文曦对民间之事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对其更加认可。 风承骏打听到学堂院长有直接进入复试的名额,便向其举荐文曦,获得批准。风承骏游说文曦参加考试,却被文曦拒绝。 债务越累越高,文曦被迫铤而走险帮人替考,却被当场戳穿,承骏出面解围,拿出了院长的帖子,表明文曦便是被举荐之人,文曦不得已用雪文彬的身份在考卷上署名。文曦以为做好答题,就能全身而退,可是她没想到,复试结束后,要直接进行三试。 三试是由云上学堂的创始人,陛下年少时的老师王浩真向考生提问的形式进行,风承骏得到了头名。王浩真看了文曦的答卷,非常满意,文曦被王浩真点名进入了唯有男子才可修学的云上学堂。风承骏以为文曦会感激自己,却反而被文曦一顿狂怼,但是风承骏却并不在意,他坚信自己没有看错人。 如果不去上学,学堂查出文曦考试的真相将是重罪。骑虎难下的文曦只能先去学堂报到,然后再想办法离开。 分配房间时,文曦得知普二房原来住的人脾气火爆,无人敢和他同住,而且这人长期不回学堂,于是她搬进去打算住一天算一天。不料风承骏搬来和她同住,文曦

  • 学堂有个习俗,新生入学要完成前辈制定的一个任务,任务失败者将被脱光衣服扔进荷花池作为惩罚,韩胜智趁机刁难文曦和风承骏。 在韩胜智的设计下,风承骏差点成了纵火犯,在逃避追捕的过程中和韩淑敏相遇,韩淑敏对风承骏一见钟情,帮助风承骏脱险。 文曦的任务是邀请城中有名的艺妓穆小漫在射礼之后到学堂为学生们做义务演出,在文曦看来,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没想到因为文曦偶然的出手相助,穆小漫一口答应了。韩胜智非常嫉恨文曦,因为他一直喜欢着穆小漫,他怀疑穆小漫喜欢上了文曦。 文曦得到穆小漫的允诺,这令堂生们兴奋不已。按照惯例,出色完成特别任务的文曦得到了一个实现愿望的机会。文曦为免除风承骏任务失败遭到惩罚,立刻使用了这个愿望。

  • 普二房原来的住户雷泽信突然回来,知道文曦和风承骏住在普二房,非常生气。文曦无意中帮助过雷泽信,雷泽信对文曦勉强可以容忍,但绝不允许风承骏同住。文曦的劝导让雷泽信更加生气。一怒之下,雷泽信将文曦和风承骏一并赶出普二房。 雨乐暄收留二人住了一夜,雨乐暄很好奇穆小漫为什么喜欢文曦。 文曦混在一群男生当中,处处谨慎,时时弄巧成拙,令人啼笑皆非。 新生开展新生演武(军训)活动,教官柳谦义十分严厉,大家苦不堪言,特别对文曦来说简直是地狱般的煎熬。最终文曦在风承骏的照顾下,咬紧牙关完成了演武,得到柳谦义的表扬。 演武过后,便进入了选择主修课和选修课的阶段,在试听的过程中,五花八门的学科令文曦大长见识,几位老师给文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文曦算术能力超人,却拒绝了算术老师的邀请,她下定决心学医,希望将来能根治弟弟的顽疾。但是书画、乐理这样的选修科目,文曦都不在行,在老师面前囧态百出,幸好有风承骏的时时帮助。

  • 风承骏和文曦在普二房没住几天,雷泽信便回来了,幸好雨乐暄及时来到,凭着三寸不烂之舌,缓和了紧张的气氛,文曦这才知道,雨乐暄和雷泽信相识已多年,雨乐暄让雷泽信勉强答应,三人同榻。 雷泽信看不惯风承骏自命清高,风承骏也看不惯泽信毫无上进心,两人激烈的矛盾冲突让文曦无法就寝。文曦向雨乐暄求助。雨乐暄说,只有真液酒才能把雷泽信治得服服帖帖,文曦没钱,雨乐暄慷慨解囊,告诉文曦一条赚钱的路子,让文曦和他合作继续写话本。 文曦献上真液酒之后,雷泽信答应了不再针对风承骏,强行拉着文曦陪他喝酒,没想到文曦喝了几口酒醉了,被韩胜智抓个现行,韩胜智以掌议会的名义要惩罚文曦,风承骏为文曦解围,韩胜智没有得逞,但是记下了文曦违反纪律。

  • 学堂举行新生拜师礼,文曦、风承骏和新生们去南街购买送给老师的“六礼束修”,巧遇穆小漫,穆小漫邀文曦去彩云居喝茶,同窗们羡慕不已。 风承骏从穆小漫口中得知彩云居正在举办一场桂国书法大家任毕疏的名作的拍卖会,风承骏很有兴趣,于是前往参加拍卖会,偶遇韩淑敏。 文曦和穆小漫两人也聊得很开心,文曦将穆小漫看做闺蜜,穆小漫对文曦却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韩淑敏在拍卖会外假装与风承骏偶遇,风承骏没想到韩淑敏的见解与自己如此契合,有些惊讶也有些莫名好感。韩淑敏得知风承骏还未有心仪之人,欣喜若狂。 王浩真邀请大学士丁若扬来云上学堂做五经先生,丁若扬欣然答应。 彰显着尊师重教的盛大拜师礼,学子们信誓旦旦的豪言壮语,让雪文曦心灵震撼,但她深知自己不能留在学堂。听说学堂有意将雷泽信开除,文曦开始关注雷泽信的行为。

  • 文曦开始效仿雷泽信的衣着打扮、行事风格,准备用这种方式被学堂开除。她经常避开风承骏和雷泽信“胡作非为”。雪文曦的堕落,令学堂师生非常失望。 丹青课上老师让文曦画一幅室友的画像,风承骏主动帮忙,并让文曦以自己和临摹对象,而画画过程中,文曦对风承骏似乎在内心有了一丝不同的感觉。 雷泽信和文曦来到酒馆喝酒,为打抱不平,出手教训了地痞流氓,打斗中不小心砸了酒馆的祖传的酒公像。 酒馆老板找到学堂,要求雷泽信和文曦赔偿酒公像。在韩胜智的推波助澜之下,学堂打算将二人开除,文曦本以为可以借此机会顺利离开学堂,风承骏却告诉文曦被学堂开除意味着自此永远不能再进任何学堂,再无出仕的资格,文曦一直冒用的是他弟弟文彬的名字,这一切都会算到她弟弟的头上,文曦后悔不已。风承骏出面,教训了雷泽信,对雷泽信说修学出仕是文曦唯一的出路,希望雷泽信不要影响文曦的前途,雷泽信愧疚。 丁若扬等老师为文曦求情,云上学堂网开一面,给了文曦和雷泽信一次留校察看的机会。 文曦讨好同窗遇冷,得知自己是和雷泽信绑定观察,大家对雷泽信的印象极差。

  • 以实际行动改过自新,但雷泽信明确表示不愿配合做“好学生”,雪文曦煞费苦心,甚至联合雨乐暄和风承骏一起动员,雷泽信终于招架不住顺从了。 风承骏对事情进行了补救,查清楚斗殴的真实原因,给酒店造成的破坏做出赔偿,文曦很感激,她决定不再让风承骏失望 老师们也看到了两人的改正,仅惩罚二人打扫学堂后院。 文曦强迫雷泽信去听课,给老师们留下好印象,五经先生丁若扬讲课的方式与众不同,一场别开生面的四书五经课,这让雷泽信也很感兴趣。 文曦为自己之前的态度向风承骏道歉,风承骏却认真地告诉文曦,以后不再干预文曦的生活,希望文曦自律。 文曦和雷泽信对音乐的一窍不通,笛子吹奏的效果令人啼笑皆非,同窗们也是有苦难言。风承骏细心教导文曦,文曦进步很快,同窗们纷纷向风承骏求教,被风承骏拒绝。

  • 文曦完美地吹奏出乐曲,令乐理老师也大感意外。雷泽信矫正了狂妄态度,他的改变也让老师们很满意。 学堂师生对文曦和雷泽信改观,文曦再次感谢风承骏,雷泽信却不满,说要不是他的配合,文曦根本不能顺利通过,文曦鼓励雷泽信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 雨乐暄为文曦安排了一场书迷见面会学堂禁止学员看话本,文曦抛头露面的行为令风承骏十分担心,雨乐暄帮助文曦乔装与书迷见面。 打扮成中年人模样的文曦,还是被穆小漫认出来,文曦在回答的男女情感的问题时,见解独特,让穆小漫误会文曦对自己有好感。 市面上药材涨价,为了给弟弟买药文曦又为钱发愁,雨乐暄介绍韩淑敏给文曦认识。韩淑敏说出她迷恋一个男生,并且胡乱编造,说对方对自己如何示好,文曦听得云里雾里,最终明白韩淑敏暗恋那个男生,请文曦帮她写情书。 风承骏收到了情书,文曦才知道,自己代写的情书是写给风承骏的。风承骏拉着文曦研究起这封情书的写作水准,风承骏的诸多批判,让文曦很是不乐意。 风承骏回信劝韩淑敏不要多此一举了,文曦要雨乐暄安排她别的赚钱机会。雨乐暄却截住了风承骏的回信,在雨

  • 情书又到了风承骏的手中,一番试探,风承骏确定这些情书都是出自文曦之手。文曦正要向韩淑敏坦诚相告之时,被风承骏逮个正着,风承骏的话十分尖锐,让韩淑敏很受伤。风承骏痛斥文曦这样做不是读书人所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文曦很惭愧。 雨乐暄鼓励韩淑敏化悲愤为力量,做一个有尊严的女人,让风承骏另眼相看。韩淑敏心动,雨乐暄想趁机在韩淑敏身上再赚一笔钱,被文曦撞破,文曦破坏了雨乐暄的计划,向韩淑敏退还酬金赔礼道歉,独自承担所有的损失,文曦劝告雨乐暄做买卖要讲良心。文曦的言语似乎刺激到了雨乐暄,令他的情绪久久不能平复。 文曦和风承骏又开始了冷战,互不理睬。文曦觉得这样也好,风承骏不会干涉她出去抄写文章赚钱。 得知文曦的难处,风承骏与文曦一起替人抄写文章帮助文曦解决危机,让文曦专心修学。风承骏的关爱,令文曦心中暖暖的。两人又开始一起上课,一起看书,渡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文曦弟弟的病情更加严重了,她和雨乐暄商议继续创作下一册的话本,此时,有学员将话本带入学堂遭受惩罚。文曦心惊胆战,只得偷偷摸摸地创作,却被风承骏和

  • 风承骏和雷泽信提出很多意见,文曦很无奈,干脆要二人各写一册,到时自己将两册合在一起,事情才得到平息。 穆小漫的生日将近,韩胜智不知该送什么礼物,回家询问妹妹韩淑敏。原来韩胜智和穆小漫曾经相爱,遭到其父韩正良的反对,韩正良要韩胜智在爱情和荣华富贵之间做出选择,软弱的韩胜智选择了后者,穆小漫对韩胜智死心,而韩胜智却一直藕断丝连。 韩胜智发现妹妹迷恋上了话本,而且屡劝不改,大为恼火。回到学堂,韩胜智无意之中发现很多人也在偷偷传阅话本,韩胜智勃然大怒,在厉虎的支持下,韩胜智等掌议会成员对宿舍来个突然袭击,搜出了不少话本,文曦、雷泽信和风承骏创作的话本也被搜出。

  • 院长风言武是个话本迷,对三人的话本创意十分赞赏,竟然提倡堂生创作话本,韩胜智难以置信。文曦因祸得福,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写话本了。 穆小漫曾许诺在她二十岁生日那天以抛绣球的形式寻找如意郎君。穆小漫生日当天,韩胜智送来礼物,恳求她能将绣球抛给自己,却被穆小漫拒绝,韩胜智很生气。 穆小漫一番精心设计让文曦接到了绣球,韩胜智更加嫉恨文曦,文曦不知所措,因为不想穆小漫伤心所以以堂规严明为借口,让“婚事”暂时缓一缓。 绣球的事情在学堂传开,同窗们追着问文曦的八卦,雷泽信觉得文曦很了不起,老师也是好奇,甚至连风承骏也信以为真,劝文曦把心思花在学业上,这一切都让文曦十分苦恼。新话本很畅销。文曦这才有点欣慰,可是看着穆小漫对自己一片痴情,文曦很内疚,又说出穆小漫想要的自己永远给不了,穆小漫不相信。受文曦的影响,雨乐暄对人待物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他想到之前欺骗韩淑敏,心生内疚,于是拿着新话本向韩淑敏道歉。雨乐暄见韩淑敏一直心情不好,便给他鼓励,答应帮韩淑敏再约风承骏一次。雨乐暄请求文曦帮忙约风承骏和韩见面。

  • 听完文曦的讲述,风承骏也觉得之前对韩淑敏说出这么严厉的话,很不应该,决定向韩淑敏道歉。 韩淑敏抓住各种机会接近风承骏。文曦竟然有些吃醋,她自己并不明白原因,文曦不想让风承骏和韩淑敏独处,谎称学堂有事情将风承骏带走,韩淑敏很失落。 文曦的谎言脱口而出,这让风承骏很不满意,两人争执中遇见了穆小漫。穆小漫邀请文曦喝酒,文曦怕尴尬拉着风承骏一起陪穆小漫。 三人在酒馆里又撞见了韩淑敏,几人各有心思,非常尴尬,风承骏拉着文曦逃离。 穆小漫和韩淑敏越喝越多,感叹天下女子终究逃不过一个情字,最后竟抱在一起痛哭流泪。 穆小漫醒来之后,经过反思,她觉得是自己把文曦逼得太紧了,文曦才会不知所措,想要逃离,所以决定松一松手。 在文曦的追问下,风承骏说出自己理想的对象要像文曦一样,能够和自己相濡以沫,文曦羞涩地逃离。 文曦知道自己喜欢风承骏之后,总会在风承骏面前显得非常不自然。

  • 同窗感到奇怪,误以为文曦被风承骏要挟了,众人向风承骏兴师问罪。 风承骏一头雾水,文曦这才知道是自己少女心作祟,引起了同窗的注意,急忙为风承骏解围,此后文曦时时提醒自己清醒点。 文曦拿到话本的钱,在学堂禁出时间给家里送去,被韩胜智抓到,韩胜智以文曦违反纪律为由,对文曦施行严厉的体罚。风承骏为文曦打抱不平,和韩胜智理论,维护文曦的同窗们全都遭到掌议会的惩罚。 风承骏认为事情发展成这样已经不是文曦一个人的问题了。 在同窗们的建议下,风承骏组织堂生对以韩胜智为首的掌议会发起挑战,根据学堂规定举行“策论会”。 在策论会上,风承骏质疑掌议会对维持云上的良好风气并没有起到有效的帮助,更无权体罚学员,所以必须改变这一现状。 双方的争论观点从纪律到因材施教再到公平教育,学员们纷纷站队风承骏,让韩胜智阵营失去颜面。风承骏和文曦提出的观点,平民和女子都有平等入学的权利,引起强烈的反响。 风承骏在策论会上的言论光芒四射,堂生们听的激情澎湃,掌声不断。

  • 文曦对风承骏更加崇拜,回到宿舍对风承骏一顿夸赞。 雷泽信回到学堂后得知策论会的事情,雷泽信发现学员们都对风承骏很崇拜,文曦对待风承骏变得比以前更热情。一些学员私下议论,文曦在攀附权贵。雷泽信很懊恼,千方百计地将文曦和风承骏分开,令文曦和风承骏大惑不解。在两人的追问下,雷泽信说出实情。 风承骏为了平息众人的非议,风承骏拉着文曦来到孔圣人塑像前,要和她结拜兄弟。文曦认为两人身份悬殊不合适。风承骏说出文曦在策论会上提倡人人平等,不要口是心非。文曦百感交集决定和风承骏结拜,两人发誓今后互相扶持,患难与共。 风承骏和文曦结拜成为云上学堂的一个重大新闻,雷泽信对文曦很不满,文曦软硬兼施好不容易让他消气,雷泽信虽然不与文曦计较却和风承骏冷战。 掌议会被剥夺了责罚权,又加上穆小漫在为文曦受罚鸣不平,要文曦堤防小人,韩胜智非常愤怒,这回铁了心要将文曦赶出学堂,他用雨乐暄假扮贵族身份之事威胁他,让其出手把文曦赶出学堂,此时的雨乐暄已经无路可退。

  • 这些日子,雨乐暄和文曦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对于想办法让文曦离开学堂,他很矛盾。雨乐暄想起以前文曦学雷泽信胡闹的情形,想确定文曦是否还想离开学堂。雨乐暄找文曦试探虚实,正遇见文曦在调和风承骏和雷泽信的关系,约三人一起游玩。 在游玩的途中,雷泽信和风承骏还是互不理睬。雨乐暄抓住和文曦独处的机会,了解文曦的心思,文曦透露出她很珍惜学堂的一切,以后要勤奋学习。 一场大雨淋湿了四人的衣服,文曦换上一件中性的衣服,特别像女孩子,雨乐暄起疑,雨乐暄经过一番探查,发现文曦果然是女生,大为惊愕。 王浩真看完策论会的记录,对风承骏和文曦的言论大加赞赏。 韩胜智见雨乐暄迟迟没有动静,继续向他施压。雨乐暄经常找文曦,灌输她一起合伙赚钱的想法,意思是要文曦离开学堂。文曦发现雨乐暄有心事,向雷泽信了解雨乐暄的方方面面,知道了雨乐暄的生日马上就到了,文曦打算给雨乐暄一个惊喜。

  • 文曦召集了同窗,给雨乐暄安排了一个别开生面生日聚会,雨乐暄很感动,此刻他心中已经把文曦默默地当成妹妹了。韩胜智众人揭穿雨乐暄是个伪装贵族的平民,没想到堂生受策论会的影响,并不计较身份问题,韩胜智的阴谋又一次失败。 因为雨乐暄的射艺在学堂名列前茅,即将到来的射礼还需要他来组队,韩胜智暂时放弃了报复雨乐暄。雨乐暄同意射礼和韩胜智组队,前提是不准再为难文曦。 风承骏约文曦一起去秋鸣岛观赏百年一遇的流星雨,可是文曦已经已经有约,风承骏只能独自前去。 韩淑敏知道风承骏会去秋鸣岛,于是买通了唯一一个去秋鸣岛的船家,告诉船家,只要有两个人上船,就立刻开船,然后就停运。 雨乐暄知道文曦一直喜欢风承骏,他偷偷告诉文曦秋鸣岛上有很多仰慕风承骏的窈窕淑女在等着风承骏,文曦有些心神不宁。 文曦说还是想和风承骏一起看百年流星雨。船家见两人上船了,便开船。韩淑敏来晚了一步,只得眼巴巴地看着文曦和风承骏朝秋鸣岛进发。 风承骏和文曦在秋鸣岛度过了浪漫的一晚,而伤心的韩淑敏在码头淋了一夜的雨。

  • 韩淑敏看到文曦和风承骏回来,哭诉文曦破坏了她的安排,淋了一夜雨,韩淑敏发起高烧,风承骏急忙抱着她去医馆,文曦很失落,对于和风承骏的感情,她变得没有自信,时常和风承骏闹别扭。 风承骏知道韩淑敏的用意之后,再次婉拒她的心意,韩淑敏觉得风承骏是嫌弃她才疏学浅。于是访到一位私塾老师秦北川,拜其为师,想要提升自己。 雨乐暄暗示文曦,她以这种方式和风承骏相处会被人起疑,希望二人做个好兄弟,文曦被点醒。 同窗约文曦去小酌,风承骏怕文曦喝醉,很不情愿地跟去。文曦想把话说明白,但又不知如何开口,自我买醉。风承骏竟然陪着文曦喝起来,结果两人大醉。酒后文曦和风承骏坦诚相待,化解误会。两人回到学堂大门,被巡夜的掌议会成员林炳申等人故意刁难,林炳申的目的是拖延时间,让文曦和风承骏错过就寝时间,违反堂规。雷泽信出手痛殴了林炳申等人,犯下大错。 文曦和雷泽信屡犯堂规,审愆厅实施补责,二人被处于“痛决”(打屁股)。文曦担心痛决后身份将暴露,惊恐万分。 风承骏和雨乐暄出面要替文曦受罚。

  • 风承骏和雨乐暄代替文曦接受惩罚文曦感动落泪,四人的感情进一步升华。文曦也答应风承骏今后专心修学,再也不会违反堂规了。 文曦悉心照顾被痛决的三人,身体透支晕倒,丁若扬医治文曦时,竟然发现了她是女子,不忍文曦被治罪,叮嘱文曦今后行事要谨慎,他将尽快找个合适的理由让文曦退学。文曦无奈,无助。 射礼如期举行,风承骏邀文曦和雷泽信组队,雷泽信不愿意参加。文曦对射艺一窍不通,决定放弃,风承骏不肯答应。 风承骏看着文曦一天天的自暴自弃,想不通,也不甘心。林炳申设计阴谋,风承骏的右臂受伤,雨乐暄认为他已无法参加大射礼,文曦也劝风承骏放弃,风承骏不肯。 风承骏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决定训练自己的左臂拉弓。他日复一日地苦练,让文曦十分心疼。风承骏的刻苦训练终收到了成效,这让雷泽信感到不可思议,文曦深受鼓舞。 丁若扬想到让文曦离开学堂的办法,这时,风承骏凭着自己的努力,射中了靶心。风承骏实现了曾许诺给文曦的奇迹,期待她也能还自己一个奇迹。 文曦有苦难言,雨乐暄劝慰文曦,一定要坚持下去,坦言文曦已成为自己心中的一道曙光

  • 文曦不肯退学,她要向丁若扬证明,女生绝不会比男生差。丁若扬被文曦的毅力感动,激励文曦,只要她拿到大射礼的冠军,就让她继续留在学堂。 文曦在风承骏的严厉督促下,通过日复一日的练习,终于能够射中箭靶。文曦的毅力与成长,让众人欢欣鼓舞。 雷泽信对文曦和风承骏的努力一直看在眼里,文曦屡次恳求雷泽信参加射礼,都被他拒绝,还是风承骏高明,用激将法,使雷泽信决心与风承骏一决高低。 就在韩胜智等人嘲笑风承骏团队人数不齐的时候,雷泽信闪亮登场,文曦等人一片欢呼。雷泽信指导文曦、吕昭荣、卫朝辉等队员射箭。 没想到雷泽信平日放荡不羁,这次他看问题却能这么冷静,透彻,让风承骏意外。韩胜智感觉到压力,严格要求队员们抓紧练习。 韩淑敏带着美食慰问学员们,引起轰动,韩淑敏举止变得端庄大方,令风承骏刮目相看,韩淑敏告诉风承骏,她没有忘记风承骏的激励,一直在苦读诗书,风承骏继续鼓励韩淑敏。文曦听着堂生们讨论风承骏和韩淑敏天生一对,心中莫名难受。

  • 十八年前,雷泽信的兄长雷泽勋追随雪定坤(雪文曦的父亲)倡导教育改革,不幸被人陷害,雷泽勋含冤去世。一直以来,雷泽信经常离开学堂,就是因为要在外散发万字书,他希望为兄长洗冤,督府别驾韩正良深怕自己当年所做的不法之事被揭发,一直在追捕散发万字书之人。 在射礼的前一天晚上,雷泽信继续散发传单,被韩正良手下顾哲元重重包围,身受重伤的他逃回到了学堂。因朝堂规定任何人不准带兵入学堂,韩正良决定陪同王浩真参大射礼,并暗中安排手下搜寻学堂里腹部受伤的人。雷泽信的失踪令团队陷入困境,队员人数不齐,没有资格参加大射礼,文曦百感交集。顾哲元排除了所有可疑之人,将矛头指向失踪的雷泽信。雷泽信醒来,发现伤口竟已被人处理过,十分诧异。顾哲元找到了雷泽信藏匿的地点,将雷泽信逮个正着,正要检查他腹部是否受伤之时。丁若扬和柳谦义赶来解围,顾哲元不敢轻举妄动。雷泽信终于知道,是丁若扬暗中为他疗伤。丁若扬劝告雷泽信散发传单起不了实质性的作用,要他今后别再做傻事,并阻止雷泽信参加大射礼,他担心伤口被韩正良等人发现,引来杀身之祸

  • 雷泽信及时赶到射礼,大家重获希望。雷泽信忍着伤口撕裂的剧痛,坚持射箭,韩正良和顾哲元打消了对雷泽信的怀疑。 雷泽信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挑战风承骏,风承骏也很乐意接受雷泽信的挑战,两人惺惺相惜。 穆小漫来到学堂,表面上是遵守对文曦的承诺(文曦新生任务是请到穆小漫射礼后为学员义务演出),其实她写好了书信,想交给帝师王浩真,为父母伸冤(穆小漫的父母也因当年教育改革事件受牵连)。 穆小漫看出文曦十分不自在,经过一番询问,穆小漫才知道文曦并没有收到她的信。穆小漫将信中的内容和文曦说了一遍,穆小漫说今后不会再纠缠文曦了,感情的事情不必勉强,文曦很开心穆小漫会这么想。两人猜想那封信一定是被韩胜智收走了,穆小漫抱怨韩胜智,文曦反倒觉得韩胜智此举是因为在乎穆小漫,并不责怪他。 韩胜智看着穆小漫和文曦有说有笑,非常嫉妒,严厉地警告一直发挥不稳的队员林炳申,若是因为他的拖累而拿不到冠军,一定决不轻饶。林炳申惶惶不安。 经过激烈的角逐,风承骏团队和韩胜智团队的分数持平,双双进入了总决赛。

  • 总决赛中,双方的分数依旧紧咬,仅剩下韩胜智和文曦各自的关键一箭。 韩胜智受穆小漫的影响,发挥失常。韩正良把穆小漫赶出学堂,穆小漫无法接近王浩真。 为了取胜,林炳申在文曦的弓箭上做了手脚,文曦手掌受伤,但还是忍痛坚持比赛,最终团队获得了射礼的冠军。 王浩真为冠军队颁奖,并寄予风承骏和文曦厚望。韩胜智团队失利,韩正良狠狠地教训了儿子,并且警告韩胜智不要和穆小漫藕断丝连。 风承骏为文曦疗伤,赢得冠军两人很激动。雨乐暄组织冠军组一起去庆祝胜利,文曦这才知道,穆小漫被赶出学堂,演出取消。文曦认为穆小漫是因为自己才会受委屈,打算去安慰穆小漫。要风承骏代表她去,叮嘱风承骏要融入团体。 聚会中,风承骏变得很合群,众人感叹在文曦的影响下,风承骏改变太大了,韩淑敏主动前来为大家抚琴助兴,开心的气氛再次升级。 文曦安慰穆小漫,两人聊起韩胜智发挥不正常,穆小漫说她和韩胜智已经回不到从前了,对于和文曦之间的感情,一切随缘,这次的谈话,两人都释然了。 文曦回来后,去杂房洗澡,雷泽信正好在杂房养伤。

  • 幸好丁若扬及时出现,文曦才没有被雷泽信发现其女子身份。 风承骏在文曦面前夸奖韩淑敏多才多艺,文曦心里很不是滋味,爱在心头口难开。 王浩真要丁若扬了解文曦的家庭,丁若扬担心文曦的身份被揭穿,建议文曦探亲假期了过后不必回学堂了,他自有办法应付。文曦心想这样也好,以后就可以用女子的身份和风承骏相处了。 文曦连夜在学堂的药方为弟弟配药,回家探亲的假期,同窗们把学堂发放食物、钱和药材都送给文曦,文曦提议用这些食物救济穷人。 风承骏、文曦、雨乐暄、雷泽信开始了救济活动,文曦和风承骏用学到的医术为百姓治病。四人因善举被坊间传为“云上四杰”。 学堂的名贵药材失踪,重重迹象表明文曦的嫌疑很大,文曦又重新回到学堂,王浩真就和这班年轻人玩了个游戏,封他们为监察御史,给出了期限,风承骏一方想办法证明文曦清白,韩胜智一方证明文曦有罪。

  • 四人经过探访、调查、分析终于找到了偷窃之人,是一名刚刚成年的小伙阿木,他们找到阿木家,却看到看到孤儿阿木和弟弟妹妹生活凄惨,文曦动了恻隐之心,但风承骏坚持法不容情,要抓阿木见官。四人的阵营有了裂痕,雷泽信维护文曦,雨乐暄中立。文曦决定,承认是自己的监守自盗。 文曦和风承骏闹僵,让案件的进展停滞不前。韩胜智用金钱收买阿木,要他带着家人逃走。期限已到,文曦向王浩真认罪,谎称是自己所为,韩胜智十分得意。 关键时刻,风承骏带着阿木出现在众人面前。原来,阿木在风承骏的劝导下,有了面对现实的勇气。 真相大白,风承骏将收买阿木的钱还给了林炳申,同窗们不知道是韩胜智所为,对林炳申的做法很不齿。 四人继续追查起药材的下落,通过阿木提供的线索,雷泽信和文曦跟踪奸商苗祥昸到仓库,被打手发现,对方人多势众,雷泽信保护者文曦逃离,风承骏和雨乐暄带着官兵来到仓库,将打手一举抓获,苗祥昸囤积药品人赃并获,却没有雷泽信和文曦的身影。 文曦在逃跑的途中不小心掉进小溪里,雷泽信将文曦救起,发现了端倪。

  • 文曦处于昏迷之中,雷泽信发现了她是女儿身。 雨乐暄在雷泽信对文曦别扭的态度中察觉到端倪,确定雷泽信知晓了文曦女生的身份。雷泽信想起兄长生前的心愿,文曦正在一步一步地实现,决心保护文曦,他随时相伴左右,引起了其他人的关注和讨论,只有雨乐暄看透一切。找了个机会提醒雷泽信适可而止,不要好心办坏事。 四人继续分析线索,发现顾大超有很大嫌疑。四人潜入顾大超的家里分头行动,却中了顾大超的埋伏,文曦在慌乱之中找到了药材和一本顾大超行贿的名册,可文曦没想到,账本第一页就是风承骏父亲风继昌的名字。 为了摆脱追捕,文曦扮成女子,正好被风承骏撞见,风承骏看到这样的文曦既惊愕又惊艳。

  • 灵芝粉已经找到,四人得到王浩真的赞扬和肯定。风承骏因为在顾家看见文曦的女装而心神不宁。 名册丢失,顾大超向韩正良求助,收受贿赂的都是韩正良的心腹,顾大超做了个小聪明在名册上把韩正良的名字换成了风继昌,韩正良要儿子韩胜智帮忙查出名册在谁的手里。 文曦查阅《云国大典》和名册上的名字作对照,让韩胜智确定了名册在文曦手中。韩胜智想抢夺名册,碍于雷泽信一直陪在文曦身旁,无法得手。 雷泽信察觉到文曦有事隐瞒,文曦主动告知了名册的事情,让雷泽信心惊不已。文曦不相信风继昌是这种人,所以要再多方查证,引来雷泽信的不满。风承骏无意中听到了两人的谈话。 风承骏想要加入调查为其父证明清白,雷泽信不相信,文曦也认为风承骏不适合参与调查,风承骏很失望。 韩胜智设下的圈套,将文曦引到偏僻的地方。

  • 韩胜智用花言巧语说服文曦,文曦有些动摇,因为账本里面没有韩正良的受贿的记录,于是决定将账本递向韩胜智。 雨乐暄出手阻止,但为时已晚,顾大超的打手已将他们围住。 雨乐暄和文曦被打伤,账本被抢走,同窗好友提议将韩胜智的恶行公布于众,撤掉他的学掌职务,大家推举雨乐暄做带头人。 雷泽信担心雨乐暄卷进这样的风波会受到伤害,雨乐暄却难得坚定,一定要做这件事。 果然,在弹劾答辩会上,雨乐暄伪装贵族,以假身份入学,经常赚取不义之财种种罪行,被韩胜智无情地揭发,在堂生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学堂认为雨乐暄败坏了学堂的名声,打算将他逐出学堂,文曦想发动学员联名请愿让雨乐暄留下,却受尽波折。雷泽信怕雨乐暄想不开,始终跟随在其左右。风承骏不动声色,默默地关注着事态发展,并在私下寻找能帮助雨乐暄的线索和资料。 风承骏找到雷泽信和雨乐暄,决定和二人一醉方休,期间,三个人第一次敞开心扉,在困境中真正团结在一起,共同面对所有的问题。 雨乐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决定主动离开,风承骏则指出雨乐暄这是不负责任的逃避。

  • 风承骏慷慨激昂的演说,让文曦深受触动,用自己的经历来说明学堂对自己的改变和帮助,号召大家都能给雨乐暄一个机会改正错误,成为对国家有益的人,学员们深受鼓舞和感动,纷纷支持雨乐暄留在学堂,雨乐暄感动不已。 解决完了雨乐暄的事,学员们开始弹劾韩胜智。林炳申受到大家的感染,承认了射礼前训练中让风承骏受伤,射礼上对弓弦做手脚,冤枉文彬偷窃药材的事,也统统都是他做的,对所有人进行了道歉。学堂将处置林炳申的事情交给了四人,雨乐暄认为惩罚不是目的,大家给了自己一个机会,自已也想给林炳申一个机会,此举得到所有人的掌声。 韩胜智颜面尽失,告假休学回家。 韩胜智和韩淑敏兄妹都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韩正良夫妇张罗起两人的婚配事宜,怎奈兄妹俩都不愿听从父亲的安排。韩正良夫妇妥协,要兄妹二人找到自己的心仪之人,但前提一定要门当户对。韩淑敏欣然答应,韩胜智则显得十分忧郁。 韩淑敏约风承骏相见,风承骏接受了邀请。文曦撞见二人的亲密约会,心里很不是滋味。

  • 文曦女装的形象时时在风承骏的脑海里闪现,风承骏认为自己有心病,在雨乐暄的建议下,经常和韩淑敏约会,韩淑敏变得乐观向上,知书达理,风承骏对她的感觉越来越好。 文曦非常失落。文曦借酒消愁,醉后抱怨着风承骏,雷泽信明白文曦爱上了风承骏。雷泽信将自己对文曦的感情隐藏了起来,认为文曦和风承骏才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而他选择了继续自己的使命。 韩胜智发现妹妹韩淑敏和风承骏在交往,韩正良喜出望外,找风继昌商议联姻的事情,风承骏没有反对。 为了避开文曦,风承骏决定回府自学。文曦始终搞不懂风承骏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雨乐暄告诉文曦,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如果文曦举止大方,风承骏也不至于跑掉。文曦恍然大悟,后悔自己对风承骏胡搅蛮缠,扰乱了了他的心绪。风承骏离开之际,文曦想说出自己的身份,被丁若扬严厉喝止,文曦只得依依不舍地目送风承骏离开。 雷泽信将顾大超行贿的名单在民间撒播,韩正良不安,这份名册是之前雷泽信瞒着文曦抄录的。

  • 韩正良问责顾大超,顾大超决定报复文曦。 文曦请雨乐暄帮忙约风承骏出来见面,消除风承骏的顾虑,就在文曦赴会的时候被顾大超绑架,风承骏舍命相救,这一过程中,风承骏发现了文曦是女孩。 危险过后,风承骏送文曦回学堂,他假装不知道文曦是女子。风承骏想起文曦之前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明白那是文曦在和韩淑敏争风吃醋,心情愉悦起来。 风承骏告诉风继昌,自己不愿意和韩家联姻,风继昌担心韩家被人嘲笑,要风承骏想一个万全之策。风承骏以学业繁忙为由拖延提亲之事,韩正良很不高兴。 风承骏对韩淑敏的态度有些变化,反而对文曦很热情,文曦察觉到风承骏反常的举动,心中不安。 韩胜智纠缠穆小漫,被穆小漫羞辱了一番,韩胜智变的自暴自弃,酒醉之后和人斗殴,文曦等人为他解围,文曦明白韩胜智是因为穆小漫而变得堕落,十分同情。 文曦不计前嫌,发动大家鼓励帮助韩胜智,韩胜智很意外也很感动。

  • 云上学堂要举行一场“夺魁”的大赛,韩胜智主动和文曦组队,训练中韩胜智和雷泽信经常产生摩擦,文曦从中周旋,韩胜智和文曦冰释前嫌。 夺魁大赛中,厉虎为了报复韩正良,设计谋害韩胜智被丁若扬识破,原来厉虎正是雪定坤的得意门生,他查到韩正良是陷害恩施的幕后主谋。两人的谈话被文曦听见,文曦才知道他父亲就是当年提倡教育改革的首领,在文曦和丁若扬的劝说下,厉虎放下了仇恨。 文曦决定调查雪定坤的死因,丁若扬劝文曦一切等完成学业之后再做计划,目光要远,时机要对。厉虎也劝文曦一定要谨慎,不要让人看出端倪,他会协助文曦一起调查。 韩胜智祝福文曦和穆小漫,文曦劝韩胜智要有自信,韩胜智决定和文曦公平竞争。 韩淑敏约风承骏会面,风承骏不想违心,向韩淑敏吐露心声,韩淑敏十分悲伤。

  • 风承骏告诉文曦,他已经和韩淑敏说清楚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文曦不明所以然,责骂风承骏滥情,看到文曦吃醋,风承骏倒是很开心。韩正良知道来风承骏的拒婚,勃然大怒。 行贿名单四处散播引起朝堂重视,王浩真被任命为钦差彻查此案。韩正良打算设计陷阱引出散发名单之人,然后陷害对方行凶杀人,不料却引出了两个人,一个是雷泽信,另外一人是穆小漫。原来穆小漫一直在效仿雷泽信做法发传单为她父母鸣冤。中计的两人,身受重伤,拼死突围,逃入学堂。 韩正良以抓捕杀人凶手的名义,带手下闯入学堂抓人。穆小漫在韩胜智帮助下,逃过一劫。而雷泽信无处可逃,文曦和风承骏担心重伤的雷泽信被抓后,会有生命危险,情急之下,风承骏披上雷泽信的血衣,替雷泽信定罪,韩正良正想报复风家,于是将风承骏带走。

  • 学堂师生们和官员们对韩正良闯进学堂的行为非常不满,韩正良依然嚣张跋扈,指责风继昌教子无方。风继昌因为名单上有他的名字,处于被调查之中,无法替风承骏脱罪。 韩胜智将穆小漫安置在一个隐蔽的小院,在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下,穆小漫很快痊愈,对韩胜智开始改观。 雷泽信醒来,文曦和雨乐暄隐瞒了风承骏顶罪的事情。韩淑敏为风承骏求情,被韩正良训斥,韩正良扬言一定要严惩风承骏。韩淑敏将此事告诉文曦,文曦为风承骏替罪,向官府自首,仿出和名单同样的字迹。韩正良认为文曦是另一个散发传单的人,将文曦关进大牢里。但他根本没想放过风承骏。 雷泽信得知风承骏为他顶罪,文曦也不知所踪,明白两人都已经被捕,他决定自首。雨乐暄试图阻止雷泽信,雷泽信一席赴汤蹈火的肺腑之言,让雨乐暄无法挽留。 王浩真寻找证据,对案情进行层层分析,证明了风承骏无罪。 韩正良担心夜长梦多对文曦下毒手。

  • 文曦遇险,幸好风承骏、穆小漫和雷泽信及时赶到救下了文曦,穆小漫发现了文曦是女子,才明白一直以来文曦为什么对自己躲躲闪闪。 风承骏为文曦治伤,坦言自己一早就知道了文曦是女孩,才让文曦不至于那么惊慌,风承骏说出要永远守护好雪文曦。雷泽信和雨乐暄看到这情形,心里清楚风承骏已经知道了文曦是女儿身了。 风承骏和韩淑敏相遇,两人敞开心扉交谈,双方释然。 为了证明文曦和雷泽信无罪,雨乐暄想出计策,在调查的过程中,牵扯出十八年前雪定坤和雷泽信的冤案,四人辅助王浩真进行深入调查,在丁若岩、厉虎等人的帮助下,人证物证俱全,冤案的主谋韩正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文曦父亲雪定坤、雷泽信的兄长雷泽信及穆小漫父母的冤案得以平反。

  • 风承骏和文曦回到学堂,度过了一段平静且甜蜜的小时光。看到文曦和风承骏恩爱的情形,雷泽信有些伤感,选择了成全了二人。 韩家败落,韩胜智离开了韩家,他向穆小漫表达了爱意,穆小漫没有嫌弃韩胜智。韩淑敏劝韩胜智回家,韩胜智说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生活,韩淑敏给韩胜智资助,兄妹俩都已经成长了。 经过一番努力,风承骏、雪文曦、雷泽信和雨乐暄成功出仕,分别那天雪文曦下定决心将自己的女子身份告诉大家,可她被告知雷泽信、雨乐暄都早已经知道她是女生了,还有王浩真看到雪文曦的第一眼的时候,便知道她是个女孩子,只是从未点破而已。文曦哭笑不得。 雪文曦和风承骏终成眷属。 风承骏被封为云州刺史,为一方百姓造福。 雪文曦帮助韩淑敏创建了女子学堂,让更多的女子有了就学的机会。 雷泽信和雨乐暄携手查访云国民情,寻找自己的理想。 雪文曦弟弟雪文彬经过努力,也考入了学堂。 大家为了心中的理想,一如既往,砥砺前行。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