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查看奖品
本奖品由提供

我对《寻龙诀》有着20亿的期望。

问:最近一部作品《寻龙诀》创了多项票房纪录,对这个成绩还满意吗?
陈坤:说实话,我很希望《寻龙诀》有更高的票房,我个人认为《寻龙诀》应该是一部可以创造更高票房的电影,因为它的制作精良程度、跟整个周期、还有这个演员的搭配和导演的专业度、监制的专业度。其实我之前认为它是一个会超过20亿的电影,现在我们也不能因为它只有17亿而去设定这个电影不好。七个月的拍摄周期全心全意投入,不管是我、渤哥,还是舒淇,夏雨,刘晓庆,我们都是竭尽全力地去把我们最好的东西放到这个电影里面,并且它是一个摸索性、尝试性的电影类型,那当它出现的时候,我们带了很高的期望,因为电影的质量确实达到了一定的程度,我们当然也很希望它可以在市场上得到更大的证明。

我已经得到那么多的名和利,难道我不是
最幸福的人吗?

问:因为《寻龙诀》中有很多的动作戏份,听说在拍摄过程中你也因此频繁受伤?
陈坤:拍戏,特别是武戏,受伤,这是必然的过程。但是我自己的心态是这样的,因为我得到了那么多的名跟利,支付一些受伤也是应该的。有些人可能受了跟我同样的伤害(辛苦),但却得不到我的名跟利,我已经得到了,所以没有什么值得叫苦的。但是在这过程里面,疼还是真疼,埋怨还是真埋怨,其实当然你跨越过来的时候,我难道不是最幸福的那一类人吗!我就做我热爱的事情,我有权利去尝试任何一种可能性,并且我还有财富,还有大家给我的关注和鼓励,我觉得我是很幸福的。

帅与不帅又能怎样,我是为角色而生的。

问:很多观众对你的评价是“拥有实力派演技的美男子“,你怎么看这种评价?
陈坤:在我的框架里面,既没有美男子,也没有演技,这两个概念。既不需要证明我是不是个美男子,因为这个对于我的表演毫无关系,我也不需要去证明演技,因为证明演技是要告诉别人结果。我应该享受的是,看到每个我喜欢的角色,我尽心尽力去享受融入他的过程,核心在这里。其实我们生活里每个人都是在为结果做事情,而忘记过程其实更重要。如果我一旦成为好的演员,你们可以看到我是否融入了这个角色,这个角色需要我成为什么样,我就应该成为什么样,他希望我帅,我就应该帅,他希望我哭,我就应该哭,我应该忘掉我自己而之于角色,这是一个作为演员基本上要达成的一个共识,所以只有在生活层面,我们才会开玩笑说我是否有演技,我是否帅气,这种标签,其实从某种意义上都是比较出来的。

以前太以自我为中心了,
现在我的成长来源于对自身框架的打破。

问:最近《24小时》特别火,第一次参加综艺真人秀感觉如何?
陈坤:就好像我们拍戏一样,我拍《寻龙诀》的胡八一,刚开始十天我都找不到感觉一样,都有这样一个过程,那拍真人秀依然有这种学习的过程。我之前很少看综艺节目,因为我大部分时间可能在家看电影,或者瞎呆着,或者跟妈妈聊天、喝茶,或者跟朋友蛋比什么的,但是当我开始决定要去尝试一个我没有做过的事情的时候,我要做很多的功课。类似于我有时间,就尽量去看综艺节目,下载到我的IPad……或者在家里躺着看节目,看到那些我的审美里面,综艺节目中那些很好玩的东西,我刚开始是模仿。其实我们人的弹性是特别大的,身份的转变,主观角度的转变,其实是我们最大的障碍。当我们跨越这个障碍的时候,没有什么是不可以主动去学习的,那我觉得我这一次是带着学习的心态去,因为没有什么所谓的好与不好,好与不好是我自己以前界定的。

问:自从参加了综艺节目《24小时》后,很多观众觉得你由“高冷的表情帝“变成了”行走的表情包“,你接受这种标签吗?
陈坤:我没有任何的反抗,就像我拍《云水谣》,也拍雨化田一样,这不就是一个标签和另外一个标签的跳跃吗。那如果我可以装一装演了一个男神,那我就装一装演演表情包,也没有什么差别,也许我有机会的时候,我可以尝试其他的呆萌状。其实我不是说拒绝标签,你贴一百个标签在我身上,我觉得更开心,也从某种意义上打破了标签的概念。因为我觉得没有任何不可以的,我也可以喝好酒,我也可以去吃屎,有什么不可以呢?你演的一个贵族,他可以去喝红酒,如果我要去演一个屎壳郎呢,那我必须要去推粪球。我想表达的就是,我们现在的对某个标签的理解来自于我们认为我们只有单一身份,但是因为老天让我做了演员,我知道我可以有不同的身份,不同的主观视角,所以我在不同的主观视角的时候,只要符合这个主观视角应该做的事情,我都可以去做。以前太以自我为中心了,我是以演员为我的核心的时候,什么不能演呢,什么不能尝试,什么不能体验呢。从我到我是一个演员,重新以一个主观的出发点来思考问题,其实很多问题是没有太多框架的,所以我也不会拒绝,有一天你是所谓的高冷范儿,或者到有一天成为一个逗比的表情包,差别在哪里,其实它就是雨化田跟陈秋水的差别而已。

我就是一个过气的二次元网红。

问:之前采访中好像称自己是一个二次元的网红,现在对自己的定位依然如此吗?
陈坤:有吗,我是过气网红吧!
记者:现在微博粉丝第一哟~
陈坤:活跃量太低,有可能是买的僵尸粉。

记者:所以现在再生活中也会关注二次元的东西吗?
陈坤:因为我自己是很爱这些,我自己很爱动画,当然我是偏日漫的,这段时间我看了三部电影,走进电影院的,一部是《火影忍者》,一部是《圣斗士星矢》,一部是《疯狂动物城》,看的三部都是动漫的电影。

我没有野心去做导演,我只想把陈坤做好。

问:电影对于你来说,意义是什么?
陈坤:没有什么意义,角色对我最有意义,我是一个演员,我只看到我喜欢的角色我去演。电影是导演的艺术,就像《火锅英雄》,为什么我永远感谢导演,《寻龙诀》我感谢导演,《龙门飞甲》感谢导演,我的快乐已经在我选择这个角色,并且进去拍摄的过程里面了,我已经完全拿到了。后面得到褒奖与否,或者批评与否,都附加的,名气是附加的,因为我在拍之前已经拿到片酬了,接下来就是我全心全意去演这个我热爱的,我自己选择的角色。至于结果是好的,好开心,附加的再送自己一个礼物,双倍给我;没有,它也不能够影响我对于角色,单纯角色的热爱。这是为什么大家问我说,要不要做导演,我没有这个爱好,目前没有的缘故是,我没有那么大的心量可以承载那么多人的期望。因为我非常的单薄,力量还不够,我应该去做一个角色,我把这个角色做好,就像我的人生一样,我自己陈坤做好很重要,做得非常丰富多彩,做得很有层次,很有变化,我觉得是很有趣的一个东西。

我现在四十岁,可能未来的时间里,
真的演得动的也就十年了。

问:最想尝试的下一个角色是什么?
陈坤:其实电影之于我自己来讲,之于我陈坤来讲,现在我生活中可以感受到的一切,几乎都是在为我的角色在做准备,包括我上综艺节目,包括我跟你们开玩笑,未来都有可能作用在某一个类型的角色身上。为什么我希望我更多的变化,来自于我不想固化我自己。我知道我心里是谁,但同样在过程里面,我希望去体会不同的角色,也许未来我会演喜剧,会演反派,我会演其他角色。因为我从电影学院开始我就知道,如果我要成为一个好的演员,需要不断地去打破自己设定的框架,并不断地感受和体验。小时候没有更多的勇气去尝试,而现在长大了,我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我四十岁,可能未来的时间里面,真的演得动的也就十年了,所以我就希望我现在还可以更多的感受,未来我还会有几部电影,让你们看到我的进步和努力,这是我的真心话。

虽然我已经40岁了,
但我希望自己有一颗孩子的心。

问:今年”行走的力量”已经有计划的目的地了吗?
陈坤:对,当然,今年走川藏。我希望“行走的力量“还可以继续做下去,因为这可能是我创建五年团队里面最核心,我想做的事情的第一位。因为我觉得,我取之于这个社会很多,其实比我长得帅,比我演技好的人大有人在,但是我得到这么多,我觉得不管于公于私、于心情于社会来讲,我应该做一个我认为可以对大家有帮助的,有社会责任感的事。行走的力量是因为我的信仰,对这个社会责任感而创造出来的一个项目,做到第五年,我们去年影展的名字叫《归零》,我很希望从第六年开始,我想把他当成第一年来做,其实这个《归零》也影响了我自己,包括做人的方向,我的审美,我的进步,我希望都在去年归零,我想有一个崭新的开始,虽然我已经四十岁了。

记者:如果让你用几个关键词来形容一下现在这个阶段的自己,你会怎么说?
陈坤:现在我希望可以保持好奇心,多尝试,少发脾气,我希望我可以更专注,最重要的是, 我希望我自己有一颗孩子的心。